首頁 >> >> bd

四川方言與仁壽話

海南師范大學文學院10對外漢語

伍潤

學號:201002040147

摘要:首先簡述四川方言的形成;闡釋四川方言與巴蜀文化;仁壽話

里的語氣詞“哆”“喔”和“嘎”

關鍵詞:方言 巴蜀文化 仁壽話

據史料記載四川方言經歷了大致幾個階段的發展:上古時期,四川盆

地的蜀國和巴國創立了自己的國家以及自己的語言“古巴語”“古蜀

語”,并擁有獨立的文字系統。秦統一中國后,將中原的語言文字推

行到了巴蜀之地,使得古巴蜀語與中原語系互相融合,到漢朝年間,

新的巴蜀語與中原華夏語言已相差不大;唐宋年間,巴蜀語已經作為

漢語語系中的一種而存在,并在詞匯和聲調上擁有了自己的特色;宋

清時期,這個時期是對現代巴蜀方言影響最深的一個時期。由于宋末

蒙古人入侵以及明末連年戰爭不斷,造成歷史上兩次四川人口大銳減

而掀起了歷史上兩次巨大的“湖廣填川”人口遷徙運動。進而造成現

代巴蜀方言與湖北湖南方言極其相似,并成為以湖北成都話為基礎形

成了今天四川官話的體系,一般稱之為四川話,四川話的代表是成都

話。

除少數民族地區外,四川方言分布(公認的四川方言分布)如下:

嘉蒲方言區。此地區方言發音較純,一般是口腔空著吐氣發音。

分布在樂山、眉山市大部分地區、成都西南郊縣、宜賓、瀘州等地。

西南官話區。此地區的方言發音如韻母是“an”,聲母是摩擦音,

則韻母發音較重。比如“吃飯”,“洗碗”等等。分布在成都、綿陽、

德陽等地。

貢井方言區。此地區方言發音雄厚,“zh,chi,shi”發音如遇i,

則發音分別為四聲,二聲和一聲。分布在樂山的井研縣,夾江縣,峨

眉山市、眉山市的仁壽縣(我一直認為我們那兒沒有四聲,有的只是

在三聲和四聲之間的音并不是四聲),丹棱縣等郊縣、自貢、雅安等

地。

仿渝方言區。此地區方言發音象重慶方言。但有個別詞發音的不

同。例如:“孕婦”讀成“run婦”,“花”讀作“f a”等等。分布在廣

元、達州、南充、廣安、遂寧、資陽、內江等地。

與漢語其他方言一樣,因特有的地域、歷史、社會人文等因素,

四川方言與當地文化之間也存在著彼此影響的作用。

語言中特定的語音或事物名稱會促進某些習俗的形成。四川方言

有其獨特的語音,因此川渝之地的人常常會因為某些字的諧音,將一

些其他地方人們覺得沒有任何關系的事物聯系起來,出現某些特有的

忌諱詞和吉利語,從而影響到一些獨特的地方風俗。比如:在四川方

言中因為“舌”與“折”、“佘”同音,所以在四川凡做肉鋪生意的人,

一般都避諱提到“佘(舌)財”。因此,在四川買賣豬、牛舌一般都

不直呼其名,一般說成“豬招財”、“牛招財”。這種類似的避諱在四

川射洪一帶也有,在這一帶的人們如果姓“佘(she)”都讀做“梭

(suo)”,也是為了避諱“折(佘)財”這一說法。同樣的,四川人

也習慣將與“佘”同音的“蛇”叫做“梭二棒”或“梭老二”??傊?/p>

就是避諱提到“佘”字。

地域特定的歷史、地理條件以及人文、社會文化環境對語言的影

響和制約。 “湖廣填川”是中國移民史上引人注目的重大事件。這

次長達一百多年的大規模移民運動對四川有著深遠的影響,就語言上

來說,這次移民使得被移民地區方言與外來方言共存交融,進而影響

原有蜀方言,逐漸形成了“新”的四川方言。至今在四川人口中的,

多數并非移民前的蜀方言,而是隨移民而來的各地方言,其中又以楚

方言居多。因此,經過長時期的交流融合,四川方言變化為以湖北、

成都和重慶方言為主,湖南長沙、永州、寶慶方言為次,混雜其他方

言的基本格局。其中尤以語音最為明顯。例如,在清朝前期的諸多移

民中以湖南移民數量最多,因而在長期的交流融合中,逐漸形成了以

湘方言為基本口音并糅雜其他語音的方言,如把“布(bu)”說成“博

(bo)”、把“木(mu)”說成“磨(mo)”、“六(liu)”說成“落(luo)”、

“辣(la)”說成“勒(le)”等。再例如川東地區,早期遷徙入達州

的移民主要是江西人士,到了移民運動的中后期,江西移民更是蜂涌

而來,在這一移民群體中商人以其強大的經濟影響力導致江西方言最

終成為達州方言的主體。至今仍能在達州方言中發現,諸如:將你\/

泥(ni)說成(yi)、女(nv)說成(yu)、尿(niao)說成(yao)、

年(nian)說成(yan)、牛\/扭(niu)說成(you)等江西方言的影子。

特有地理環境的影響。山多、溝多、坎多,是四川特有的地理環

境。于是在勞動人民的生產生活中就產生了很多與溝溝坎坎有關的詞

語,例如:“拿不過溝、翻不過坳”、“爬坡”、“上坎”、“翻山”等方

言詞語。再比如,由于重慶地處長江和嘉陵江的交匯處,不少區域都

在沿江地帶,因此也出現了許多與江河、碼頭有關的語言,例如,重

慶人將“弄虛作假”叫做“踩假水”;“事情沒辦成”叫做“事情水了”;

“找錯了人”叫做“找錯碼頭”;“哪兒出現了問題”叫做“哪河水發

了”等等,以上俗語皆因重慶特殊的地理環境而產生。

歷史原因以及文化環境等因素的影響。在川渝民間,人們習慣將

內褲俗稱為:“褲”,這一叫法與古時農耕習作有關。最初“褲”是指

舊時流行于四川民間的一種長度在膝蓋上下的便褲。當時,此褲只被

富裕人家當作貼身內褲,但廣大的下層勞動人民卻經常直接外穿,因

為此種便褲既省布,又不影響觀瞻。尤其對農耕人民來說,十分方便

勞作。我國古代民間基本自己紡布織衣,由于工藝流程的原因,原色

布要比有色布便宜許多,因此裁剪這種便褲時,為了節省,腰部都多

用土白布縫制,然后再用一根帶子將其固定在腰部,由此便被稱作“腰

(yao)褲”。久而久之,“腰(yao)褲”讀音變調為“窯(yao三聲)

褲”,成為現在仍在說的內褲俗稱。再比如,四川方言中“打牙祭”

(指吃肉、開葷)這一俗語也與古時軍旅文化有關?!把兰馈北臼枪?/p>

時軍營中的一種制度。在古代,將帥的營帳前,往往立有一根飾以象

牙的大旗,叫做“牙旗”。每月初二、十六都要宰殺牲畜來祭牙旗,

稱為“牙祭”。而祭牙旗的牲畜肉(又稱為牙祭肉),不可白白扔掉,

往往是將士們分而食之,稱為“吃牙祭肉”,因此后來四川人就俗稱

“吃肉”為“打牙祭”?!按蜓兰馈笔撬拇ㄈ司统闪擞脕泶娉匀獾囊?/p>

個名詞。

地方戲劇文化因素的影響。在四川方言中有一組詞:“幺臺”、“幺

不倒臺”、“過潮、“做過潮。這組詞都帶貶義,“幺臺”有事情結束了,

垮臺、下臺的意思?!斑^潮說的是,表面現象,花招、花樣,故意做

作的假樣子?!白鲞^潮的意思是,做表面現象,?;ㄕ?,擺花樣,讓

人看其故意做作的假樣子。不難看出這組詞與戲劇有著密切的關系。

“過潮是戲劇的一個術語,是傳統戲劇舞臺的一種調度手法。這一手

法主要是通過一系列虛擬的動作來彌補戲劇舞臺表演中涉及到長途

跋涉、追逐、逃亡,以及較大的空間位置轉移時不便表演的局限。于

是,方言在吸收了“過潮這一戲劇術語后,就為其賦予了“?;ㄕ?、

擺花樣”的意思?,F在這個詞在口語依然有著極強的生命力,形式也

很多樣,有“走過潮、“過場多”、“走啥子過場嘛”、“沒得過潮”等

等用法。另外還有一個有關戲劇的例子“打假叉”。打叉是川劇武生

的一種特技,需要打叉者用數根鋼叉,連續擲向另一個人的周圍,鋼

叉距被擲者只差分毫。然而在真實演出時,表演者有時要表演“打假

叉”,即被刺者在打叉時故意表現出膽怯害怕,目的是為了營造更刺

激的舞臺效果。由于“打假叉”表演時的叉子都是紙做的假叉,因此

就產生“打假叉”這一慣用語,表示說假話,做假事。

人文環境、社會生活因素的影響。方言里也有很多受到人文因素

影響的地方,比如重慶人以性格豪爽、耿直出名,于是在重慶方言中,

就有很多類似“吃得虧,打得攏堆”、“不存在”這種俚語,這些話言

簡意賅,一說就很有豪氣,很符合重慶人的性格。再有一個影響了川

渝方言的就是重慶最有特色、最具代表性的食物———火鍋。重慶話

中有不少與火鍋有關的俚俗語,比如“內部油碟”這個說法。在吃火

鍋的時候為了減少辛辣食物對胃部的刺激,人們在吃火鍋的同時往往

會用一個加有麻油、味精、蒜泥等佐料的小碟子,作為油碟。而經常

如果認識火鍋館內部的人,油碟的佐料就好一些,比如會多一點麻油

之類的。因此就有了“內部油碟”一說,用來比喻有內部關系的人,

表現出對當前不正之風的諷刺。

仁壽縣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南面約90公里。仁壽屬于丘陵地形,與

成都平原僅隔一座山就是龍泉山(俗稱二娥(wo三聲)山)。仁壽是

四川省第一大縣,全國第三大縣,人口眾多。當然仁壽人民說通常意

義的四川話,屬于北方方言,但是仁壽話有很多自己的特色,比如

“哆”和“喔”“嘎”等語氣詞的用法獨一無二的。

“他吃過飯了嗎?”“ 他去過北京的”“他看過這本書了”這些

例句中最后一個都是語氣詞。其中的“嗎”仁壽話念(wa),“的”

仁壽話念(le),“了”仁壽話念(lo)。因為這些不同的語音形式

同普通話的“嗎”“的”“了”并不存在語法方面的任何差異,這些

是講四川方言的人會使用的。所以(wa)(le)(lo) 不是仁壽話

特有的方言語氣詞。

仁壽話中有的語氣詞卻很特殊,普通話中沒有完全與之相應的

語氣詞?!岸摺薄班浮焙汀案隆奔词瞧渲械睦?。

一、“哆”其發音為(lo陰平音)例如:“坐哈哈兒哆(坐一會

兒哆)”,“吃了飯哆”,“做完作業哆”,“讓我想一哈哆”“你

(小明)先說哆”這些句子中語氣詞“哆”用在祈使句中,表示命令

或請求。用“哆”結尾的句子同一般祈使句一樣,很多時候是兩個人

之間的對話,所以常不出現主語。前四個句子就是如此。但如果多人

進行對話需要特別強調也可以補出主語,如最后一句。從表達上看,

“哆“ 除了表示命令或請求的語氣之外, 實際上還賦予句子更為復

雜的含義。仁壽話的語氣詞“哆”和“ 唆”種含義可以概括為“先

做完某事再做某事”。 比如對在看電視的孩子說“做完作業哆”,

其完整的含義是“先做完作業再玩”;對在干活的工人說“喝口水哆”,

其完整的含義是“先喝水再干活”。這“再做的某事”的事其具體內

容總是借助于語境來體現的。盡管如此,它卻不同于通常所說的“語

用意義”,因為以“ 哆” 結尾的句子具有“先做完某事再做某事”

的意義,這種理解對使用仁壽話的所有社會成員來說都是共同的,并

且一旦去掉句末的“哆”,原句的這一含義便不存在。如:“坐會兒

哆”與“坐會兒”;“做完作業哆”與“做完作業”?!?坐會兒”

和“ 做完作業”這兩個句子的含義是叫你“坐”和“做作業”,如

果在一段對話中的完整表達會是“我們坐會兒再走吧”和“先做完作

業才可以玩兒”但在仁壽話中,語氣詞“ 哆” 同“再做的某事”互

相排斥,不能同出現在一句話里。一旦“哆”出現,“再做的某事”

就必須隱去;“再做的某事“出現,就不可能再使用“哆”。用“哆”

就可以表達隱去的意思。如:“你先猜一哈哆”和“你先猜一哈我再

告訴你”是一種含義,但如果讓“哆”與“我再告訴你”同時出現,

像“你先猜一哈哆我再告訴你”“你先猜一哈我再告訴你哆”一般情

況下沒有這種表達。

有時,動詞重疊表示“短暫”或“嘗試”的形式似乎也可帶“哆”

的。如:“讓我先看看哆”“坐一坐哆”但這種重疊形式是受普通話

影響形成的,它們并不是真正的仁壽方言形式,因此在仁壽人的口語

中并不常見。

如果動詞沒有帶時量補語、結果補語或動態助詞“了”,但動詞

關涉的賓語帶有數量定語時,句末也可以用語氣詞“哆” 如:“我要

去游泳哆”“喝一杯水哆”“我要看電視哆”“說句話哆”

二、仁壽話中的語氣詞“喔(o)” 用法比較復雜。根據“喔”的

發音及其所表示的語氣可以分為3個不同的“喔”。

1、“喔(陽平音)”可以表示不同的語氣

如: 好高喔!(多高哇)

走喔!(快走哇)

你在說啥子喔??。阍谡f的什么呀)

“喔(陽平音)”在例句中分別表示贊嘆,催促,不滿責怪。這里的“喔”

所表示的語氣同普通話中的“啊”比較一致。所以沒什么特殊。但是

在仁壽話中 用法比較特殊的是“喔(陰平)”和“喔(介于上聲和

去聲之間的音,由上聲下滑到接近去聲然轉回來的音)”。

2、“喔(陰平音)”可以用于祈使句,也可以用于陳述句?!班?/p>

(陰平音)”用于祈使句, 表示提醒或告誡。如:“要保持安靜喔”

“要按時完成作業喔”“注意身體喔”“要小心喔?!钡钱敗班福?/p>

平音)”用于陳述句時,說話人所要表達的并不是陳述句表面的意思。

如:“他不在家喔”“十元錢可能不夠喔”“要下雨了喔”“車要開

了喔(一般我們連讀為lo)”“我吃過飯了喔”這些都是以“喔”結尾

的陳述句。由于“喔”表示提醒或告誡,說這些話并不是想向聽者講

述一件事情而是傳達出另一種含義,上面幾句話的隱含意思分別是

“你別上他家去了”“多帶一點錢吧”“帶上雨傘吧”“快點” “不

用再麻煩做吃的了”。

當然,它們的實際隱含義也可能是表達別的什么意思,這都是根據語

境來判斷的。

3、“喔”讀作(介于上聲和去聲之間的音,由上聲下滑到接近去

聲然轉回來的音)時

“喔”所表達的語氣詞仍然含有提醒、告誡的意味,但是這個“喔”

同前兩類喔還有一個明顯差別,有表示強烈的猜測語氣。用這個“喔”

的句都表示說話人對自己所陳述的事實把握性不大,比較下面兩例:

吃飯了喔(陰平音)

吃飯了喔(介于上聲和去聲之間的音)

前一句表示稱述“要吃飯了”或者“催促大家快來吃飯”而后一句表

示猜測“你吃飯了嗎”肯定把握性不大。這兩類“喔”的語義差別,

決定了它們用法上的不同當陳述句所表示的是一種確定無疑的事實

時,句末就只能用前一種“喔”。

三、在我的家鄉仁壽用“嘎”做語氣詞的用法也很有意思。一般

在仁壽話中“嘎”的讀音比較固定為有點陽平音,一般是在陰平和陽

平音之間變換。如:“這件事是你說的嘎”在不同語境中可以表示很

多種含義,比如“這件事是你說的嘎(這件事是你說的)”表示一種

肯定的陳述句;“這件事是你說的,嘎?!”表示一種詢問疑問的不

肯定的含義;“這件事是你說的,曉得嘎了”表示知道了。有時“嘎”

就是一個暗示語,單獨成句;如“你曉得的,嘎”隱含意思是大家都

知道的事情就不要明說出來,一般仁壽人都能明白這個語氣詞的用

法。

四川方言內容豐富多彩,四川省擁有每一種地形,人口眾多,加

上很多歷史原因形成了很多不同的方言區,每個地方的語言在四川方

言的基礎上又有各自的特色。仁壽話是地方話保存的比較好的,隨著

普通話的強勢襲擊我們更應該保護好自己的母語。仁壽話還有很多有

特色語言,我以后會多記錄更多的家鄉話。

參考文獻:

作者:黃尚軍;《四川方言與民俗》;四川人民出版社,1996年

作者:黃尚軍;《湖廣移民對四川方言形成的影響》;達縣師范高

等??茖W校學報,1997年

作者:張桂英,傅遠碧《四川方言中的言語禁忌》;綿陽師范學

院學報,2006年,

作者:鄧英樹《仁壽話的語氣詞“哆”和“喔”》;四川師范大

學學報1996年

四川方言與仁壽話

海南師范大學文學院10對外漢語

伍潤

學號:201002040147

摘要:首先簡述四川方言的形成;闡釋四川方言與巴蜀文化;仁壽話

里的語氣詞“哆”“喔”和“嘎”

關鍵詞:方言 巴蜀文化 仁壽話

據史料記載四川方言經歷了大致幾個階段的發展:上古時期,四川盆

地的蜀國和巴國創立了自己的國家以及自己的語言“古巴語”“古蜀

語”,并擁有獨立的文字系統。秦統一中國后,將中原的語言文字推

行到了巴蜀之地,使得古巴蜀語與中原語系互相融合,到漢朝年間,

新的巴蜀語與中原華夏語言已相差不大;唐宋年間,巴蜀語已經作為

漢語語系中的一種而存在,并在詞匯和聲調上擁有了自己的特色;宋

清時期,這個時期是對現代巴蜀方言影響最深的一個時期。由于宋末

蒙古人入侵以及明末連年戰爭不斷,造成歷史上兩次四川人口大銳減

而掀起了歷史上兩次巨大的“湖廣填川”人口遷徙運動。進而造成現

代巴蜀方言與湖北湖南方言極其相似,并成為以湖北成都話為基礎形

成了今天四川官話的體系,一般稱之為四川話,四川話的代表是成都

話。

除少數民族地區外,四川方言分布(公認的四川方言分布)如下:

嘉蒲方言區。此地區方言發音較純,一般是口腔空著吐氣發音。

分布在樂山、眉山市大部分地區、成都西南郊縣、宜賓、瀘州等地。

西南官話區。此地區的方言發音如韻母是“an”,聲母是摩擦音,

則韻母發音較重。比如“吃飯”,“洗碗”等等。分布在成都、綿陽、

德陽等地。

貢井方言區。此地區方言發音雄厚,“zh,chi,shi”發音如遇i,

則發音分別為四聲,二聲和一聲。分布在樂山的井研縣,夾江縣,峨

眉山市、眉山市的仁壽縣(我一直認為我們那兒沒有四聲,有的只是

在三聲和四聲之間的音并不是四聲),丹棱縣等郊縣、自貢、雅安等

地。

仿渝方言區。此地區方言發音象重慶方言。但有個別詞發音的不

同。例如:“孕婦”讀成“run婦”,“花”讀作“f a”等等。分布在廣

元、達州、南充、廣安、遂寧、資陽、內江等地。

與漢語其他方言一樣,因特有的地域、歷史、社會人文等因素,

四川方言與當地文化之間也存在著彼此影響的作用。

語言中特定的語音或事物名稱會促進某些習俗的形成。四川方言

有其獨特的語音,因此川渝之地的人常常會因為某些字的諧音,將一

些其他地方人們覺得沒有任何關系的事物聯系起來,出現某些特有的

忌諱詞和吉利語,從而影響到一些獨特的地方風俗。比如:在四川方

言中因為“舌”與“折”、“佘”同音,所以在四川凡做肉鋪生意的人,

一般都避諱提到“佘(舌)財”。因此,在四川買賣豬、牛舌一般都

不直呼其名,一般說成“豬招財”、“牛招財”。這種類似的避諱在四

川射洪一帶也有,在這一帶的人們如果姓“佘(she)”都讀做“梭

(suo)”,也是為了避諱“折(佘)財”這一說法。同樣的,四川人

也習慣將與“佘”同音的“蛇”叫做“梭二棒”或“梭老二”??傊?/p>

就是避諱提到“佘”字。

地域特定的歷史、地理條件以及人文、社會文化環境對語言的影

響和制約。 “湖廣填川”是中國移民史上引人注目的重大事件。這

次長達一百多年的大規模移民運動對四川有著深遠的影響,就語言上

來說,這次移民使得被移民地區方言與外來方言共存交融,進而影響

原有蜀方言,逐漸形成了“新”的四川方言。至今在四川人口中的,

多數并非移民前的蜀方言,而是隨移民而來的各地方言,其中又以楚

方言居多。因此,經過長時期的交流融合,四川方言變化為以湖北、

成都和重慶方言為主,湖南長沙、永州、寶慶方言為次,混雜其他方

言的基本格局。其中尤以語音最為明顯。例如,在清朝前期的諸多移

民中以湖南移民數量最多,因而在長期的交流融合中,逐漸形成了以

湘方言為基本口音并糅雜其他語音的方言,如把“布(bu)”說成“博

(bo)”、把“木(mu)”說成“磨(mo)”、“六(liu)”說成“落(luo)”、

“辣(la)”說成“勒(le)”等。再例如川東地區,早期遷徙入達州

的移民主要是江西人士,到了移民運動的中后期,江西移民更是蜂涌

而來,在這一移民群體中商人以其強大的經濟影響力導致江西方言最

終成為達州方言的主體。至今仍能在達州方言中發現,諸如:將你\/

泥(ni)說成(yi)、女(nv)說成(yu)、尿(niao)說成(yao)、

年(nian)說成(yan)、牛\/扭(niu)說成(you)等江西方言的影子。

特有地理環境的影響。山多、溝多、坎多,是四川特有的地理環

境。于是在勞動人民的生產生活中就產生了很多與溝溝坎坎有關的詞

語,例如:“拿不過溝、翻不過坳”、“爬坡”、“上坎”、“翻山”等方

言詞語。再比如,由于重慶地處長江和嘉陵江的交匯處,不少區域都

在沿江地帶,因此也出現了許多與江河、碼頭有關的語言,例如,重

慶人將“弄虛作假”叫做“踩假水”;“事情沒辦成”叫做“事情水了”;

“找錯了人”叫做“找錯碼頭”;“哪兒出現了問題”叫做“哪河水發

了”等等,以上俗語皆因重慶特殊的地理環境而產生。

歷史原因以及文化環境等因素的影響。在川渝民間,人們習慣將

內褲俗稱為:“褲”,這一叫法與古時農耕習作有關。最初“褲”是指

舊時流行于四川民間的一種長度在膝蓋上下的便褲。當時,此褲只被

富裕人家當作貼身內褲,但廣大的下層勞動人民卻經常直接外穿,因

為此種便褲既省布,又不影響觀瞻。尤其對農耕人民來說,十分方便

勞作。我國古代民間基本自己紡布織衣,由于工藝流程的原因,原色

布要比有色布便宜許多,因此裁剪這種便褲時,為了節省,腰部都多

用土白布縫制,然后再用一根帶子將其固定在腰部,由此便被稱作“腰

(yao)褲”。久而久之,“腰(yao)褲”讀音變調為“窯(yao三聲)

褲”,成為現在仍在說的內褲俗稱。再比如,四川方言中“打牙祭”

(指吃肉、開葷)這一俗語也與古時軍旅文化有關?!把兰馈北臼枪?/p>

時軍營中的一種制度。在古代,將帥的營帳前,往往立有一根飾以象

牙的大旗,叫做“牙旗”。每月初二、十六都要宰殺牲畜來祭牙旗,

稱為“牙祭”。而祭牙旗的牲畜肉(又稱為牙祭肉),不可白白扔掉,

往往是將士們分而食之,稱為“吃牙祭肉”,因此后來四川人就俗稱

“吃肉”為“打牙祭”?!按蜓兰馈笔撬拇ㄈ司统闪擞脕泶娉匀獾囊?/p>

個名詞。

地方戲劇文化因素的影響。在四川方言中有一組詞:“幺臺”、“幺

不倒臺”、“過潮、“做過潮。這組詞都帶貶義,“幺臺”有事情結束了,

垮臺、下臺的意思?!斑^潮說的是,表面現象,花招、花樣,故意做

作的假樣子?!白鲞^潮的意思是,做表面現象,?;ㄕ?,擺花樣,讓

人看其故意做作的假樣子。不難看出這組詞與戲劇有著密切的關系。

“過潮是戲劇的一個術語,是傳統戲劇舞臺的一種調度手法。這一手

法主要是通過一系列虛擬的動作來彌補戲劇舞臺表演中涉及到長途

跋涉、追逐、逃亡,以及較大的空間位置轉移時不便表演的局限。于

是,方言在吸收了“過潮這一戲劇術語后,就為其賦予了“?;ㄕ?、

擺花樣”的意思?,F在這個詞在口語依然有著極強的生命力,形式也

很多樣,有“走過潮、“過場多”、“走啥子過場嘛”、“沒得過潮”等

等用法。另外還有一個有關戲劇的例子“打假叉”。打叉是川劇武生

的一種特技,需要打叉者用數根鋼叉,連續擲向另一個人的周圍,鋼

叉距被擲者只差分毫。然而在真實演出時,表演者有時要表演“打假

叉”,即被刺者在打叉時故意表現出膽怯害怕,目的是為了營造更刺

激的舞臺效果。由于“打假叉”表演時的叉子都是紙做的假叉,因此

就產生“打假叉”這一慣用語,表示說假話,做假事。

人文環境、社會生活因素的影響。方言里也有很多受到人文因素

影響的地方,比如重慶人以性格豪爽、耿直出名,于是在重慶方言中,

就有很多類似“吃得虧,打得攏堆”、“不存在”這種俚語,這些話言

簡意賅,一說就很有豪氣,很符合重慶人的性格。再有一個影響了川

渝方言的就是重慶最有特色、最具代表性的食物———火鍋。重慶話

中有不少與火鍋有關的俚俗語,比如“內部油碟”這個說法。在吃火

鍋的時候為了減少辛辣食物對胃部的刺激,人們在吃火鍋的同時往往

會用一個加有麻油、味精、蒜泥等佐料的小碟子,作為油碟。而經常

如果認識火鍋館內部的人,油碟的佐料就好一些,比如會多一點麻油

之類的。因此就有了“內部油碟”一說,用來比喻有內部關系的人,

表現出對當前不正之風的諷刺。

仁壽縣位于四川省成都市南面約90公里。仁壽屬于丘陵地形,與

成都平原僅隔一座山就是龍泉山(俗稱二娥(wo三聲)山)。仁壽是

四川省第一大縣,全國第三大縣,人口眾多。當然仁壽人民說通常意

義的四川話,屬于北方方言,但是仁壽話有很多自己的特色,比如

我要分享:
手表赚钱运动 本财配资 上证上证新浪财经 湖北11选5专家预测 陕西快乐十分技巧 168娱乐城百家乐玩法 最安全正规的理财平台 黑龙江快乐十分奖金分配表格 添盈聚富 重庆快乐十分预测推荐 涨停股票如何买入